繁體字請進Tumblr或巴哈丨黑塔利亚丨主食米英米、亲子分、島国,无雷CP丨16yr丨英领丨

关于

【英南伊】*《糖罐三十题22》

題目來源→【原创】糖罐三十题【同居设定】

題目作者→殊荣

*CP:英南伊/南伊英 非国设

*为合租套房大学生同居设定

*交往ing

*糖糖糖糖糖

    22 家里植物的下场是?

  杏色的合身针织衫勾勒出英国人不宽的双肩,沿着有少许肌肉的上臂往下前进,直到手肘处伴随大量皱褶被制止,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纤瘦的白皙前臂,手腕一处由于骨骼而微微突起,自手背到食指及中指也有骨头带出的线条,到了指节,骨感更是明显,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提着浇水壶,铁制的壶身反射出刺眼的阳光,上头还有几颗剔透的水珠。

 

  亚瑟手一倾,水柱便从壶嘴倾泻而下,缀了点点阳光的它们快活地坠落到下方的艳红,有些荣幸地替花瓣上妆,有些则壮烈地投往栽培土。他哼着小调移动水壶,让每盆高贵的花中之后公平地受到淋浴。

 

  告一段落后,他把完成任务的水壶放到阳台的角落,亚瑟蹲了下来以和她们拉近距离。一手撑着脸颊,略偏过头,像是看着心上人一般,他莞尔。

 

  那是他钟爱的、对他意义非凡的——玫瑰花。

 

  「亚瑟·小少女·柯克兰,我拜托你不要一脸痴汉的看着那天杀的小花!」

  屋里的罗维诺朝位于阳台的亚瑟怒吼,他拥着双臂瞪视对方的侧脸,那真的很像情窦初开的女孩,他想。

 

  亚瑟这回没有回嘴,他甚至连目光也没分给自家恋人。

 

  被冷落的罗维诺不甘心地咋舌,提步迈向对方。

 

  他在亚瑟背后停下,也许是因为对方蹲着,他的背影给人的感觉有些弱小。午后的阳光洒在英国人月光金的发丝,添了几分耀眼,亚瑟面前的盆盆玫瑰骄傲地袒露各自的鲜红,好似要借此争夺主人的关怀,花瓣上的小水滴闪闪发亮,拴住了罗维诺的视线,刚才的怒气也不知不觉一扫而空。

 

  很美。

 

  他开始不愿开口唤他,免得破坏此时的景象。

 

  一阵徐风抚过,溺爱地吻上阳台上的两人,然后温和地牵起花朵们与其共舞,有片花瓣沉醉到和风儿私奔。

 

  「看着她们,就会想起你啊。」亚瑟背对着他,所以话语听起来稍嫌含糊,一个不留神就会沿耳而去、不留一点痕迹。幸运捕捉到言词的罗维诺会心一笑,心底暖了起来。

 

  他岂会忘?

 

  亚瑟向他告白时,腼腆地递出那朵与他颊上颜色相同的酡红。吞吞吐吐的样子,还死不和自己对上眼。

 

  那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哈,听起来肉麻的可以。他这样思忖。

 

  溫暖由心中开始渲染,发狂似地攀附上罗维诺的脸蛋,制造出尴尬的绯红,他听见咚咚的心跳声,令他巴不得抱紧对方来发泄心中的澎湃,想归想,这对他来说可比登天。

 

  噢,上帝。我可能会死于心脏病或者高血压。

  凶手就是这人。

 

  在心情乱得七上八下的罗维诺正吃力尝试着恢复平静时,依旧欣赏花儿的亚瑟又开口:

  「所以就别计较我盯着她们看了,我可是……呃……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想着你啊,只有一点点。」

  罗维诺想笑,但他觉得自己别扭的表情更可笑。

  尝到咽下的唾液甚是甜渍。

 

  「英国佬。」

 

  「嗯?」

 

  罗维诺动作迟缓地在亚瑟旁边蹲下身子,像个年长者似的,用异常缓慢的速度伸手搭上对方的肩膀——他确信这个动作把他大半的力气给抽光了——接着他粗鲁地把亚瑟的脸扳向自己。

 

  亚瑟慌得张大了祖母绿的双眼,对方身上淡淡的汗味混杂玫瑰的芬芳径自扑向罗维诺,他这才发现亚瑟脸上的颜色和一旁的花很相似。

 

  他有那么一小丁点的嫉妒,混了羡慕。每天见到自己的恋人宠溺地散播爱可不好受,毕竟接收的一方不是他,而是那些娇艳欲滴的火红情敌。

 

  「混蛋,老子在这里,好好看着本人啊。」他如是说。






这篇大概是子分英吧我也不太清楚()

呃啊啊啊我想写这对的国设啊可是好懒

谢谢观看!

评论(2)
热度(12)

© 死扛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