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字請進Tumblr或巴哈丨黑塔利亚丨主食米英米、亲子分、島国,无雷CP丨16yr丨英领丨

关于

【香湾】*《就算是生理期……(下)》

\前篇点这里/

*大量糖

*捏造(?)設定有

*很不好意思這篇変成第三人稱了,當初是分開寫的就沒管那麼多(藉口


    《就算是生理期……(下)》


  「等等等等一下啦喂!」湾双手抵着香的胸膛,不让他再靠近任何一公分,一毫米也不行。


  「?」他偏过头,一脸疑惑,停下了动作,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马上就把她的纤手移开,将自己的脸凑上去。


  「唔哇走开啦走开啦!」湾扭着想闪躲,但不幸的是她被压在沙发上,一点退路也没有,完全是个即将被大野狼吃掉的小红帽。


  香又纳闷了,他的湾姊平常也不会抗拒成这样啊,今天是吃错药吗?


  湾把双脚蜷曲起来,用膝盖抵着香的腹部,迫使他难以接近,见他没有要停止的迹象,她只好无可奈何地大喊:!「干叫你停下了老娘今天刚好那个来啦!」湾抛开什么叫做羞耻心的东西破口大吼,当然,她的脸在同时烧得一片火红。


  她可是个女孩子!要她亲口说出这种事,她都想死了。


  听到她的真情呐喊,他愣了片刻,然后勾起坏心眼的笑容,直直地盯着她说:「?噢......我本来是没有那个意思的......原来湾姊想要」


  「?!......」


  听到这话,她更是羞到头一偏,埋进柔软的沙发,不敢直视身上的人儿。


  事实上他在说谎,他怎么可能没那个意思?只不过看到她这表情很有趣,使他不惜撒个小谎。


  见到这景象,他甚是欣喜,香伸手揉捏湾软嫩的红脸蛋,又接着戏谑地说:「?不过,湾姊想要的话......我不怕血喔来吧」说完,他不忘继续吃豆腐,将大手伸进她的连帽T,揉揉她腰间的肉,引来她一阵瑟缩。


  湾已经不想说话了,只会多说多错而已,她干脆破釜沉舟地乖乖当一只待宰的小羊,要痛就痛吧!反正再叫她那无良的弟弟照顾她就行了。


  看湾这副样子,香也失笑了,香将她涨红的脸轻轻转过来,吻上她烫得像发烧的额头,对她笑了笑。


  「狡猾......」她就是最喜欢他这个贱贱的笑容,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她这个小秘密。现在她被迷的神魂颠倒,即使这笑容多坏心多无良。


  她甚至有一丝就算是生理期,也想要和香欢爱的冲动。


  「好了,不闹妳了。」语毕,他把她扶起来,让她坐好在沙发上,自己也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回过头来继续看被遗忘许久的港剧,同时开始思考明天要买什么样的巧克力给她吃。


  湾的心情像是洗三温暖一样,她呆滞了一下子,试着厘清现在的状况。


  「?!」等到她回过神,她一头雾水地转头看向身边的他,期望他的解释,很遗憾的是香并没有注意到她那仿佛要在他身上穿出洞来的视线,或许是他假装不晓得,总之他拄着下巴,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


  「香......?」她无奈只好叫叫他的名字,想得到他的回答。


  「......怎么,想做?」他没有看着她使她有点失落,其实他只是不想再燃起自己的欲望而已,因为他知道他这露骨的话又会让湾红起双颊,那模样他可不保证自己能把持住,虽说如此,他还是想要调侃她,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犯贱吧。


  「不是啦,只是你突然停下,总觉得很......很奇怪啊......」湾将头撞向香的肩膀,不满地嘟囔。


  「......我也不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啊,湾姊。」他顺了顺她的长发,含蓄的说出本意。


  他其实有点难过。他的姊姊是真的以为他会下手吗?他是不是平常表现的太霸道了?还是刚刚演的太真实?可能闹的太过火了吧,说实话,他不希望他在他姊姊心中是个不尊重她的男人。


  唉......他当然也是痛心疾首,一个好机会就这么溜了,但他更不想见到她难受的表情,这样他可会成了禽兽,之前亚瑟的教育可不是假的。


  「等妳那个结束了就办事办整晚,好不好?」香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想当然耳,他的面无表情是勉强出来的。


  「什么啦!」他这话又惹来她的捶打,但是她只敲了两三下就打住,缓缓开口:「不过,谢谢你啦......香果然是好孩子没让姊姊失望,很绅士耶。」


  「......别把我当孩子。」他不满的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泄愤,同时在心里决定下次绝对要让他的湾姊见识到他身为男人的厉害。












一开始忘了说这文很脑洞

湾湾要是有生理期那也挺辛苦啊毕竟是国家XD

我也是写完看到亲的评论才想到的哈哈哈

观看感谢!

躺床去zzz

评论(3)
热度(12)

© 死扛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