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字請進Tumblr或巴哈丨黑塔利亚丨主食米英米、亲子分、島国,无雷CP丨16yr丨英领丨

关于

【恶友组】*《普天同庆》

*恶友组的死蠢日常,轻松向(?

*不想再被秀一脸了吗,让我们来给有夫之夫一点制裁吧(◔౪◔)

*亲子分


    《普天同庆》


  「安东尼奥!接电话啊混蛋!」


  「弗朗,你有没有听到哥哥大人的声音?」基尔伯特双眼盯着电视萤幕,专注地打电玩。他们两个今天因为闲闲没事而闯进安东尼奥的家里,打算把他家弄的一团糟再回去,因为是来掀屋顶的,穿着也没多讲究,一个穿着连帽衫,一个穿着花衬衫就过来了。事实上,他们已经成功一半了。地板被大量的零食垃圾及黄书给攻占,要行走都有点困难,是正在洗澡的安东尼奥一踏进客厅肯定会崩溃的那种程度。


  「哎呀,是你的错觉吧?」一头金发的弗朗西斯坐在一边的椅子,翻阅着安东尼奥特别藏匿起来的写真集。 「东尼儿的性癖好像真的怪怪的,怎么翻来翻去都是一些小孩子啊?」他将手中的那本给扔到一边。他的喜好和安东尼奥大不相同,年龄层和性别都不一致。


  「kesesese!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基尔伯特用独特的笑声嘲笑着这间屋子的主人。 「给本大爷放马过来!」攻击、攻击、再攻击!他顺畅地操控萤幕中的角色,玩得不亦乐乎。


  「安东尼奥!接电话啊混蛋!」


  「基尔,我是不是听到小罗维的声音了?」虽然听起来不是很清楚,不过弗朗西斯确实也听到了和安东尼奥特别要好的那个男孩的声音。弗朗西斯寻着声音,跨过地上满当当的障碍物,最后来到安东尼奥随意扔着的腰包前。


  「本大爷早跟你说过了!」基尔没有将视线移开萤幕,他依旧遨游在游戏的世界里享受着斩杀敌人的喜悦。


  弗朗西斯将手探进那个人的袋子,取出了不停震动着的手机。 「噢!我的天哪!」他连忙跑到基尔伯特面前。 「嘿!这样本大爷看不到!」「基尔!你听!」弗朗西斯将安东尼奥的手机拿到基尔伯特眼前。


  「安东尼奥!接电话啊混蛋!」

  手机萤幕显现的是罗维诺的照片——很明显是偷拍的。


  「啪嗒」那是基尔伯特手上的遥控器跳楼自尽的声音。


  他们相视,沉默不语。


  「安东尼奥!接电话啊混蛋!」

  「安东尼奥!接电话啊混蛋!」

  「安东尼奥!接电话啊混蛋!」


  然后这两人终于无法控制地大笑出来。


  「这铃声是怎么回事!哥哥我太佩服了!哈哈哈哈哈!」「kesesese!安东你这个恋童癖变态被虐狂!」弗朗西斯抱肚大笑着跺脚,基尔伯特笑得眼泪都被逼了出来,他们没有马上停下来的打算,就这样嘲笑着可怜的安东尼奥足足三分钟。


  「东尼儿——接电话喽小傻蛋——」弗朗西斯将声音调高了八度,甜腻地模仿那个人的手机铃声。 「罗维宝贝!本大爷来了喔!」基尔伯特也跟着当起学人精,满脸笑容地和弗朗西斯对戏,他们因为找到了更大的乐趣而欢天喜地,幼稚的当起小学生。


  他们两个互看了一眼,接着又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这太好笑了!」弗朗西斯抹掉眼角的眼泪,笑了这么久,他也有些累了,于是他深呼吸想平复情绪。 「kesesese!本大爷都要笑出腹肌了!不对本大爷早就有了!」基尔伯特的发言又让弗朗西斯失笑,他俩都笑到肚子疼了起来。


  弗朗西斯看着安东尼奥的手机,脑中有个点子登门拜访,他挑着眉向友人提议:「嘿,基尔,我们来给东尼儿一个惊喜,你说怎么样?」


  这时候,在浴室里悠闲地唱歌的安东尼奥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如何戏弄。



  罗维诺在前往安东尼奥家的路上,他已拨打了三通电话,想通知对方自己正要去他家。


  「妈的!」他的手指在萤幕上一点,创造出安东尼奥第四通的未接来电。罗维诺恼怒地把手机塞进口袋,碎念了几句脏话。


  他生气,也不安。平常只要一播出不到三秒那个男人就会接起电话,连珠炮似的打开话匣子,他不明白为何今天如此反常。无论安东尼奥有没有出事,罗维诺判断首先应该要去他家查看,所以他加快了脚步。走不到五步,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罗维诺带着期待赶紧掏出它,一见到萤幕上的来电显示,他立刻就按下通话键。


  「喂!你他妈为什么不接电话啊?!」劈头就是怒骂,罗维诺毫不留情地宣泄出自己的不满,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失误了。


  「小罗维~你先冷静下来听哥哥我说~!」罗维诺一愣,纳闷为什么传入耳中的不是那人的声音,而是他看不顺眼的弗朗西斯。


  「……有屁快放。」


  「东尼儿他……他……」罗维诺耐着性子没有切断通话,安静地听着弗朗西斯一边啜泣一边陈述。


  「东尼儿他刚刚喝醉了,然后他就……呜噫噫……」弗朗西斯泣不成声,罗维诺正要开口时,电话换人接听了。


  「哥哥大人,你听了不要生气。」是基尔伯特,而且他的语气异常的严肃,平常总是笑得唯我独尊的人一转态度,令罗维诺也慎重了起来。 「妈蛋,到底怎么了?」罗维诺的小脑袋瓜开始出现大量可能的情况,失踪?打架?发火?和气的安东尼奥居然把弗朗西斯惹哭,罗维诺当然知道事态多严重,尽管这一切都是假象。


  「安东他……喝醉后强暴了弗朗……」


  罗维诺仿佛听到自己理智线断裂的声音。


  「……哥哥大人,没事的,你就当他们只是这次玩大了一点。」基尔伯特试图安抚他,一旁的啜泣声愈来愈大,弗朗西斯带着哭腔哀怨地悲叹着:「东尼儿你这是第几次了啊!呜呜呜呜呜……」「弗朗,不要再刺激他了!那么,哥哥大人,就先这样了!」他俩扔下还没从震撼中清醒过来的罗维诺,毫不留恋地切断了通话。



  「kesesese——本大爷能得奥斯卡了啊!」


  「喔呵呵!哥哥我是影帝呀!」


  他们两人把手机丢到沙发上,骄傲地自夸。 「弗朗!你哭得超逼真的!本大爷都起鸡皮疙瘩啦!」「呵呵,彼此彼此,基尔你的语气根本就是在跟小罗维说东尼儿在外面有孩子了!」他们一搭一唱地欢笑着,不知情的人绝对想不到这灿烂的笑容是源于他们那让人心疼的死党。


  「kesesese!乐子找到了,本大爷也该走了!弗朗,下一站酒吧如何?」基尔伯特愉悦地提出临时动议。 「行,哥哥我要让那儿的女孩都迷上我。」弗朗西斯欣然表示了同意。


  心动就要赶快行动,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抓起了各自的钱包和手机,就要开溜时——「唔哇!这是怎么搞的!你们不是说只是来闲聊吗?」房子的主人终于出现。洗完澡的安东尼奥披着毛巾,只穿着一条四角裤,一身清爽。他一看到室内一片狼藉,脸都绿了。


  「呦!东尼儿!我们聊完啦~」

  「嘿,我们送了你礼物喔!」

  「都是朋友就不用谢了,哥哥先走喽!」弗朗西斯向安东尼奥赠了一个飞吻,搭住基尔伯特的肩膀,两个人就这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不知所措的安东尼奥。


  「你们两个怎么这样啊啊啊……」安东尼奥无奈地原地坐下,环视着漫山遍野的杂物,他洗个澡顶多十五分钟,他不懂他的死党怎么有能耐把他家变成猪窝。 「要是罗维诺在就好了……」安东尼奥渴望着一丁点视觉和心灵上的安慰,他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的愿望在五分钟后得以实现。





摸摸东尼儿

不要问我为什么取这鸟名字

其实这文是七夕生出来的

目的是报复现充罢了(x

观看感谢!

评论(3)
热度(32)

© 死扛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