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字請進Tumblr或巴哈丨黑塔利亚丨主食米英米、亲子分、島国,无雷CP丨16yr丨英领丨

关于

APH同人/【英南伊】*《自称绅士的亚瑟·小少女·柯克兰总是在兜圈》

*CP:英南伊 非国设

*为合租套房大学生同居设定

*交往ing


    《自称绅士的亚瑟·小少女·柯克兰总是在兜圈》

 

「你喜欢的东西真他妈奇怪。」

 

「我没想到你这麽谦虚,罗维诺。」

 

一头金髮的英国人没有抬头看向声音来源,他顺畅地进行动作,纤细的手指从未停下。亚瑟习惯的讽刺让罗维诺白了一眼,和他同居也快一年了,他早已熟悉对方的言词老是迂迴却不是很婉转,曲球、伸卡球,什麽球都投过,就是不投直球,每次都让他接得手足无措。

 

亚瑟·柯克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金色的睫毛低垂着掩住了橄榄绿,他翘着二郎腿,嵴椎梗直,专注手中的作业,举手投足间无一不优雅。

 

罗维诺刚出房间,在前往厨房的途中经过了客厅,英国人那抢眼的身影马上就成功夺得他的目光,他认为亚瑟要绅士地坐在那儿散发费洛蒙不是问题,问题出在那个男子手上的东西。

 

「你不觉得……这样很娘吗?」

 

罗维诺没有搭理亚瑟的嘲讽,直接说出心中的想法。他的五官挤在一起,表情煞是难看。

 

亚瑟抬眼瞥了他一瞬,很快又收回视线。

 

「……至少,你能解释一下我床头的布偶吗?还有,你最近到底受了什麽刺激?」

罗维诺又丢出几个纳闷,它的主因是今早出现在他房裡的泰迪熊——和眼下亚瑟手上的神似。


那东西与房裡的明星海报、流行杂誌全然不搭,鹤立鸡群让罗维诺一眼就发现了那醒目的鹤,当下他也直接判断这大概是室友的杰作。


虽然他们同居时,罗维诺也见过亚瑟刺绣、缝纫,但那约莫是一週一次的程度,与最近的一日三次差了十万八千里,他当然不会不好奇原因。


「我认为我和平常差不多?」


「屁,你之前会照三餐缝娃娃?」


「……」


亚瑟不再理会他,他持续操纵着手中的针线。罗维诺摸摸鼻子,走进厨房去冰箱取牛奶。


为什麽他不告诉他?


他带着些许鬱闷打开了冰箱的门。



*



罗维诺抱个挡住自己视线的大纸袋,用空着的另一手推开公寓的门,说:「喂,来帮个忙。」纸袋裡装了两纸盒的牛奶,沉甸甸的,他从超市抱着回来,力气也快见底了。


听到他回来了,亚瑟马上就过来取走他手裡的纸袋,走进厨房要替他将牛奶放到冰箱。


轻鬆不少的罗维诺将门带上,踏进客厅,他望向亚瑟原本坐的位置,想知道他又生产了什麽。


木製的方桌上凌乱不堪,银针、毛线团、玩偶皆随意摆放着,他出门时亚瑟正在缝製的玩偶已经完成,而且它有了两个同伴。


比较大的那隻有着绿色的钮扣眼睛,身体是褐色的布所製成。罗维诺看着看着,脑袋浮现出他房间裡的新访客,那隻娃娃熊与眼前这隻体型相似,是用深黄色的布做成的,两个釉绿色的钮扣眼睛上头还有一排难以忽视的粗棉线,整体的可爱就败在这两片莫名其妙的海苔。


他挑眉,心裡猜想着什麽。


他房间的玩偶很明显就是照着亚瑟的形象製作的,它古怪的眉毛就清楚地声明了这一点。


而桌上的这隻没有什麽决定性的证据能代表他的原型是谁,如果说他房间的那隻是那名英国人,肤色是本人头髮的颜色,那麽……


他才没那麽自恋。他决定开口求证。


「喂,这该不会是……」


「那是失败品,要丢掉的。」


他还没把话说完,亚瑟就硬生生地打断他。英国人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捞走桌上的两隻玩偶,走向角落的垃圾桶。


「喂!」


「?」


「渾蛋,别让那东西占垃圾桶的空间,你……你不要了就给我啊。」


「……我……总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不过是没有模特可以参考,不是刻意要……」


「那隻真的是老子啊?没有翘毛我还怀疑……」


「所以我不是说了是失败品吗?」


亚瑟恶狠狠地回话。他的自尊心一向很高,与其让别人指出,不如自己先把错误给消除。


他当然知道那隻小熊很普通,属于罗维诺的特徵少得可以,也不够可爱。


但是他该死地想不到那显眼的翘毛要怎麽製作!


「至少别把孩子拖下水啊畜牲!失败的只有那咖啡色的吧?」

见他这个样子,罗维诺有些心急,他抢过亚瑟怀裡的娃娃,紧紧抱在怀裡。


亚瑟愣着,眨了眨眼睛。


「……原来看得出这是孩子啊!」

他一改不悦的表情,漂亮的橄榄绿如今添上了光彩,亚瑟雀跃地看着罗维诺,像极了被夸奖的小学生。


会觉得他有点可爱是怎麽回事?


罗维诺甩甩头,别过脸去:「啧,要给暗示也……也不是这样给的吧,你这渾蛋……」他羞红了脸,吞吞吐吐地说。面前的英国人却偏过头,摸不着头绪的样子:「啊?」


「都是男的不会有孩子真是抱……抱……」


「什什什什什谁谁谁要孩子了啊!」会意过来的亚瑟瞠圆了眼珠子,红着脸大喊,见状,误解的罗维诺脸也一瞬间刷红,眼裡全是不知所措,他最后只好把手中的玩偶用力扔向亚瑟,惊慌失措的转身就要冲向自己的房间扑到床上用棉被把自己綑起来。


「啊干!」

然而他却刚转身就华丽地在平地摔倒了。


「……罗维诺,你没事吧?」


「不要讲话。」


罗维诺维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头也不回地给亚瑟送了一根中指。


亚瑟走上前、蹲下,然后一手从对方的肚子将罗维诺捞进自己的怀裡。


他不敢说话,他也是。


英国人把脸埋在罗维诺的颈边,月光金的髮丝搔得他很痒。传来的温度与自己的同样炽热,这让他觉得没那麽羞耻。过了良久,亚瑟终于开口。


「你真的想为自己製造一个情敌吗?」


「啊?谁准你除了我还喜喜喜欢别人了?!」


罗维诺激动地转过头,恶狠狠瞪着亚瑟,甚至伸出手抓着他的领子,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被恫吓的一方抹了把脸,稍稍撇开脸,两颊上的红晕还未消褪,甚至有加深的迹象。


「……而且那个情敌还会叫你爹。」


『干干干为甚麽老子的男朋友说个情话要搞得像要告白的少女一样啊啊啊啊啊?!』


『Fuck我到底在讲什麽鸟给我个洞让我进去然后埋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啊!』


到了最后,他们两个都很有默契地别过头,用双手把脸遮住,在各自的心裡呐喊。





隔天早上。

「嗯?这是什麽东西?」罗维诺在亚瑟的房间裡寻找着自己之前借给他的订书机,无意间发现他书桌的角落静静地躺着一本摊开来的杂誌,上面有不少萤光笔划过的痕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凑上前去想看看上头被亚瑟做了甚麽记号,不看还好,一看他便愣住了。


"和恋人感情变好的三十种方法!"——斗大的标题如是写着。


下头的细项都很明显都有被仔细阅览过的痕迹,划底线、加注解、打星号,样样都来。


罗维诺只能暗自佩服他那个优等生恋人了。























这文放了好久今天终于动手把它写完了!

我真的不会写长文啊啊啊想趁这暑假练一练_(:3JL)_

对了昨天在写英国大人恐惧症的途中手机挂点没有储存到我难过的要吐(血泪

虽然有点迟了但是希望大家过一个快乐的暑假,不要被暑期辅导打败QQQ

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19)

© 死扛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